网站支持IPv6 无障碍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先进典型

峥嵘岁月激荡热血 不忘初心绽放荣光——南宁市军休老干部抗美援朝事迹集

发布时间:2020-09-18 16:58     来源:南宁市植物路军休所   


在南宁市植物路军休所,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70年前,他们曾用鲜血和生命打赢中国新生的人民政权第一次对外战争,为捍卫国家利益和维护世界和平立下了卓越功勋。他们,就是抗美援朝志愿军老兵英雄群体。

70年过去了,历史的天空里硝烟散尽。昔日那艰难困苦的岁月,烽火连天的战场,像邕江的潮水,时常在某个寂静的时刻,在老兵们的心头袭来。老兵们说,那一段时光,已定格在生命的年轮中。“它们,已经永远地融入了我们的骨肉和血液。”

娄剑琴: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1950111日,以先入关中者为王骄横气焰一路北犯的美军,行至朝鲜云山谷地时,遭到先期入朝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迎头痛击,经过一昼夜激战,美军损失惨重,被迫撤退,志愿军歼敌2000余,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扼制了美军北上的势头。是役为入朝第一仗并获大胜而载入史册。南宁市植物路军休所离休干部娄剑琴就是这场战役的亲历者。

那是我第一次参加战斗,我不停地搬运炮弹一刻也不停歇,战斗结束后我的手三天举不起筷子。” 娄剑琴说,“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就读过高中,旧社会政治黑暗,无法实现我的理想,参加革命后我光荣地成为人民军队王牌劲旅炮兵第一师师部的文化教员。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原本非战斗人员不得入朝,我咬破手指写请战书,首长才批准我去,是19501019日最早一批入朝的。”提及往事,娄剑琴依然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多少年后,我依然不后悔我最初的决定,好男儿就应当在保家卫国的战火中历练。”

书生投笔从戎,娄剑琴身上既有中国文人的家国情怀又有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晚年的他被老战友开玩笑称为“红色提款机”,因为他几十年如一日几乎倾尽自己所有为灾区群众、为脱贫攻坚捐款捐物,仅是帮扶横县彭岭村扶贫捐款就将近5万元。但是,也正是这样一部“提款机”却生活异常简朴,十年未添置过一件新衣服。赤子丹心,莫过于斯也。

娄剑琴在朝鲜战场上和战友们在一起

张凤良:你所不知道的奇袭白虎团

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十三勇士奇袭白虎团的战斗,是人民军队战史上的经典战例,老一辈的国人大多不会忘记京剧《奇袭白虎团》,以及一级战斗英雄杨育才。但是,关于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其后有许多鲜为人知的英雄沉寂在历史的长河中,南宁市植物路军休所军休干部张凤良就是其中一位。

多少年后,我们再去探访张凤良,尽管老人耳朵已经有些重听,但并不影响他能准确述出当年他在朝鲜战场上所在部队的番号——6820360921与十三勇士所在的68203607团侦察排是同一个师的兄弟部队。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呢?

原来,家喻户晓的奇袭白虎团战斗是当年整个金城反击战的神来之笔,为了写好这一笔,当年还有很多作战单位予以战术策应。张凤良所在的6092营担负的任务是迅速插入敌后,并坚守400380高地阻击增援之敌,以利于大部队发起总攻。

我们在380高地打得很艰苦,敌人投掷凝固汽油弹把山头烧成一片火海,我用毛巾吊着打红了的轻机枪扫射敌人,突然一颗手榴弹在我面前爆炸,弹片插入喉咙”说着,张凤良给我们展示了下巴处的弹片伤。“战斗结束,我们班九名战士就剩我和另外两个重伤员。”我们问张凤良,你们付出这么大的牺牲,历史留给了十三勇士更多的笔墨,全国人民却更多地记住了奇袭白虎团,这么多年来,您有过什么想法吗。张凤良爽朗地笑道:“当年我们眼里只有任务,从未想过能否青史留名,我相信十三勇士也一定是这样想的,我为能有十三勇士这样的战友感到自豪。党和人民也没有忘记我,相比牺牲的战友,我已经很幸福了。”

张凤良展示的抗美援朝纪念章和和平纪念章

申耕智:手术台就是我的阵地

20209月的一个清晨,一场秋雨如约而至,为久旱的南宁绿城洗去尘烟。伴着窗外蒙蒙细雨,南宁市植物路军休所休干部申耕智安然地躺在病床上,梦境却带他回到了风华正茂的年代。

19519月,21岁的申耕智脱下解放军军装,换上志愿军军装,坐火车跨过鸭绿江奔赴朝鲜,光荣的使命感在他的心中升腾,不由得让他豪情满怀。

当年的申耕智是志愿军47138416团后勤处卫生队的军医。入朝不久就随所在部队担负临津江东粉碎联合国军攻势的任务。战斗中,团属后勤处卫生队在申耕智的带领下,不断地在各野战医疗队中巡回配合工作。申耕智了解到因卫生队当中会实施手术的同志较少,离前线又较远,许多志愿军伤员是二期或晚期的重伤,有些重伤员来不及送到后勤处就不幸牺牲了。于是,他向领导提出建议,适当调整组织,加强手术队人员,发挥团属卫生队的作用。他还建议组织火线手术队尽量靠前,尽早抢救重伤员。申耕智的儿子申力回忆道“小时候常听父亲讲起在朝鲜的故事,其中有一次战斗很惨烈,当时美军的飞机在低空轰炸,前线还在胶着作战,父亲匍匐着冲到前方把伤员背下来,敌人的炮火把他的帽子都打掉了...”在申耕智的带领下,这个416团后勤处卫生队随大部队坚守临津江东岸,战斗期间进行了800多次手术,没有发生过任何医疗事故。

申耕智在朝参加会诊后的会议


葛隆然:一切为了和平, 1800个日夜的坚定守候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南宁市植物路军休所休干部葛隆然,是人民军队最早的海外维和人员。将近70年前,他们没有蓝盔,却同样为了和平。

19531月,年仅19岁的葛隆然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2162师师部警卫连战士随部队入朝。彼时,朝鲜半岛战事已然接近尾声。年轻的葛隆然心想,只需不久战争就会结束,我一定要争取胸前挂满军功章回国,当时他并不承想,自己生命中无比芳华的一段岁月几乎将全部在朝鲜度过。

7月《朝鲜停战协定》签字生效,为进一步稳定朝鲜半岛局势,党中央中央军委命令部分在朝鲜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继续驻扎朝鲜,协助朝鲜党和政府、朝鲜人民重建家园,保卫来之不易的和平成果。

葛隆然随所在部队驻守朝鲜东海岸重要港口元山,没有热血沸腾的战斗,日复一日在异国他乡戍守的日子,逐渐教会了葛隆然什么叫“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在于漫长。”他与战友的任务就是这样光荣而艰巨,平淡而漫长期间,他们自力更生修建营房、拓荒战备、防间反特、巡视海防;期间,一次重要会议安保任务上,葛隆然有幸见到了仰慕已久的金日成;期间,葛隆然曾回国探亲,途中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平淡的日子中一切不经意间的惊喜和收获,都让身为军人的葛隆然感慨和平的弥足可贵,也对自己所肩负的重任有了进一步认识。

直至19581月葛隆然才随部队奉调回国,近五年的时间里,葛隆然代表中国军人在海外执行驻防任务,时间跨度之长在我军军史上实属罕见,在国际舞台上展示了我军威武文明之师的光辉形象。一千八百个日夜,用坚守践行诺言,让和平之光闪耀在朝鲜大地上。

晚年的葛隆然

70多年岁月如梭,老兵们都已步入耄耋之年,他们身上并无英雄迟暮的悲凉,有的始终是革命者身上永远激荡着的赤诚与激情。


和平万岁印染(为利用美军降落伞材料制作而成)



主办单位:南宁市退役军人事务局  |  网站地图

版权归南宁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所有  网站标识码:4501000101  桂ICP备19011210号

地址:南宁市兴宁区民主路北二里9号  邮编:530012  E-mail:nntyjr@nanning.gov.cn

联系电话:0771-2638860   桂公网安备45010202000467号